信息详情

博观约取,厚积薄发 ——记亚博网页版2017届优秀博士毕业生岳楷

发布部门: 研工办 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7-06-15 10:05:58    阅读次数:


岳楷,我校林学院生态林业研究所生态学专业2017届博士毕业生,师从吴福忠教授和杨万勤教授,本、硕、博在读期间共获得过三次国家奖学金,累计发表文章15篇,其中SCI收录11篇,中文重要核心(CSCD)收录4篇。单篇文章最高影响因子10.772,累计影响因子42.433614日下午,岳楷作为优秀博士毕业生代表在麦立方致答谢辞。

看不懂图的转专业博士

从本科到博士,岳楷经历了数次转专业:大一时就读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专业,到大二时转到了木材科学与工程专业,硕士就读于我校野生动植物保护与利用专业,而博士又转到了生态学专业。“专业跨度大,基础真的太差。”刚转到生态学岳楷很快发现自己基础知识的薄弱,硕士阶段积累的知识在博士阶段很难用得上,“刚刚入学的时候文章中最基本的图都看不懂,更别提设计实验了。别人都在忙着做更深入的研究,而我,还没有入门。”于是,为了在生态学专业快速入门,岳楷从博一的时候就努力地充实着自己。“不做实验的时候就看文献,看文献可以理清自己的思路,学习别人的思维方式。”岳楷说:“一开始的时候我看一篇(英文)文章要花34天的时间,到后面我一天就能看34篇文章。看得越多,会想得越多,也会发现自己懂的越少。”遇到疑惑的地方,他积极和团队的其他成员交流讨论,无论是老师同学,还是师弟师妹,都是他学习与交流的对象。对于如何快速入门,岳楷说:“先看自己所研究领域5篇经典的综述文章,反复的看,一定要看懂,然后基本上就可以入门上手了。”

入门虽快,却不可能精。大量的文献阅读只是科研漫漫长路的前提,在这条路上,岳楷不只是一个人在坚持,导师大方向的把握下的同时给予了他充分自由的发挥空间,团队伙伴之间的倾力相助与积极配合成就了今天的成果。

SCI文章会上瘾?

在旁人看来,能发表这么多篇文章,岳楷的科研道路必定是“顺风顺水”,然而岳楷也曾度过很大一段时间的“瓶颈期”。他的一篇英文文章前前后后被近十家期刊拒稿,辗转了两年仍然未得接收。“审稿人的观点不同,一篇文章中的闪光点却也可能成为另一个人认为需要改进的地方。”岳楷说,“每被拒一次,信心就会受一次打击,就会反复地问自己真的能行吗?这段时间特别折磨人。”面对这些困惑,导师经常鼓励他:“这个过程搞科研的人都会经历,要对自己做的东西充满信心,文章只要写出来了,一定就能发表。”在导师的鼓励下,加上自身的执着和坚持,这篇文章终于在两年半后得以录用。

“发文章会上瘾,”岳楷说,“发了中文文章就想发SCI,有影响因子一两分的文章了,下次就会想着投三四分的……发了五点几分了觉得不过瘾,还想发个八点几分的,就是这样,会想要发更好的,慢慢来吧。”去年,岳楷前往加拿大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交流学习。一年的时间,岳楷潜心写出了多篇文章,两篇发表在业内权威期刊上。他说,搞科研、写文章一定要亲身经历每个环节;如果写英文文章,那一定不要先写成中文再翻译过来,而是直接用英文的写作方式一气呵成。而随着自己专业知识的累积,岳楷越来越觉得,文章看的越多,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越多,还需要继续去深入探究。

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

岳楷的努力与坚持让他取得了如今的成果,读博期间,岳楷每年都能拿到博士研究生一等学业奖学金,岳楷认为,他的成果离不开导师的悉心指导、规划以及给予他足够自由发挥的空间,也离不开家人与朋友对他攻读博士的一路支持。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家人也会对我的未来担忧,但他们只是将这份担忧默默藏在心里,然后一如既往地支持我进一步的自我发展。”岳楷说,“科研的道路会有孤独的时候,但不会永远孤独,因为我们是一个研究团队,每个人都是大家庭中的一员。”山野林间进行采样,团队成员彼此间会互相照应;返校后进行室内实验和数据整理分析,团队间会协力互助。“就是很开心,不知道为什么,和他们在一起就很开心。”岳楷说。亲情、友情环绕着岳楷,成为了岳楷不断前进的助力。

凋落物分解过程是岳楷的主要研究内容,落叶、落花贯穿着他的整个博士生涯。而现在,毕业的他也继续留在了研究团队,进一步深入他的研究内容,希望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有新的突破,也为团队的发展做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,就像他所研究的凋落物一样,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。对于目前还在攻读硕士、博士的师弟师妹们,他给出的建议是:“多看,多写,多做,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,坚持下去。”

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document.write('');